您的位置: Qoos > 科技 > 人與自然
人與自然

600噸“玉石王”被鎖深山3年

今年54歲的李有清,看守這塊600多噸的玉石已經三年多時間,手掌所在的位置就是當年專家切片鑒定時留下的切面(圖片來源:新華網)
  中評社北京5月21日電/ 3年前,發現於遼寧丹東寬甸滿族自治縣的一塊單體玉石曾引發媒體廣泛報道,這塊玉石因體積巨大而被稱為“玉石王”。但當初被民間和媒體寄予厚望的“玉石王”至今依舊深鎖大山裡,僅有一人一狗在看守。北京青年報記者從“玉石王”所在礦山的礦主處了解到,他打算以“玉石王”為項目開發一個主題公園,但招商引資並不順利。此外,“玉石王”到底價值幾何、該如何利用,不同專家之間意見也存在分歧。

  “玉石王”至今仍鎖深山

  “玉石王”因三年前媒體的廣泛報道而引發關注。據報道,這塊玉石發現於寬甸的一個滑石礦區。專家在礦洞中看到,這塊巨型玉石露在外的部分直徑8米、高4米、厚3米,估重約600噸。

  報道稱,專家通過打磨拋光,發現該玉石色澤碧綠溫潤,晶瑩剔透,紋理細膩,質地堅硬,整體性完好,從體量、品質等方面來看,都非常罕見。寬甸滿族自治縣方面則表示,鑒於這塊玉石顯露部分已超過岫岩“玉王”,決定衝擊世界上體積最大的單體玉石紀錄,成為新“玉王”。

  不過,當初被民間和媒體寄予厚望的“玉石王”依舊深鎖大山裡幾乎被遺忘,僅有一人一狗在看守。

  礦主稱要建主題公園

  5月18日,“玉石王”所在礦山的擁有者、寬甸興東礦業有限公司董事長王興東告訴北青報記者,這塊巨型玉石是 2013年7月被發現於礦洞內的,而在此之前這一礦洞已在他手中運作20餘年,“當時下雨坑道塌方,工人清理坑道的時候發現的。”據其介紹,為了保護這塊玉石,發現玉石以後礦區就停工了,直至今天仍未開工。

  王興東稱,發現玉石後,當地有關部門和北京的專家都來看過,“專家的意見是不能破壞,要建一個主題公園。”王興東說,按照計劃,他不打算將玉石分割後銷售,而是希望圍繞這塊玉石打造一條文化產業鏈,“讓世界知道中國有個寬甸玉。”
 
 
  “玉石王”到底價值幾何?

  “玉石王”究竟屬於什麼玉、到底價值幾何,專家之間持有不同意見。

  曾參與過這塊“玉石王”鑒定的中國珠寶玉石首飾協會副會長史洪岳認為,“玉石王”是我國近年來發現體積最大的玉石,無論是體量還是品相都非常罕見。他認為“玉石王”不屬於蛇紋石玉,而是透閃石玉,並認為“玉石王”的玉材硬度可達到摩氏6至6.5度,與新疆和田玉的玉質相同。基於以上判斷,史洪岳認為“玉石王”是無價之寶。

  但丹東市寶玉石協會會長吳南妮卻持不同觀點,她告訴北青報記者,她也看過“玉石王”的樣本,認為“玉石王”只有部分屬於透閃石玉,但其主要成分還是蛇紋石玉。

  吳南妮表示,從玉質上來說,蛇紋石玉不算是最好的,可作為大型玉雕的材料。她認為這塊“玉石王”的價值不好判斷,“這塊玉石應該是中國最大的,也正因為如此,導致沒有參照物,價值估算上沒有可比性。”

  在北京從事玉石雕刻的蘇然也認為“玉石王”沒有辦法與“和田玉”相比。蘇然表示,國內的玉石生意由於存在企業壟斷等因素,即便“玉石王”做成工藝品,價值也不會像和田玉的工藝品一樣被廣泛認可。

  “玉石王”為何沉寂3年?

  “玉石王”不僅“身價”上專家看法不一,對於該如何利用意見也存在分歧。

  史洪岳曾提出:“應該用最好的雕工,(把這塊玉)打造成一件傳世的精美作品,帶給世人一種享受,體現出當地的文化內涵和文化附著力,發揮出最大價值。”但吳南妮卻認為“最好不要動這塊玉石”。

  吳南妮告訴北青報記者,“玉石王”位於地下較深的位置,由於重量巨大,想取出來在技術層面上存在很大的難度。

  “可能大部分人的想法是把它搬出來,做成巨型的標誌性藝術品。但把它從那麼深的地方搬運出來,搬運的工具和技術可不可行,是需要考量的。因為它在礦坑裡是一種狀態,在外面又是另一種狀態。”吳南妮認為,在還沒做好各方面考量之前,最好不要動這塊玉石,“這是對自然的一種尊敬,不是說不讓其發展,而是需要一個成熟可行的發展方案。”

  “玉石王”的主人王興東也不想開採,他想以“玉石王”做招商引資。

  王興東表示,“玉石王”一直處於招商引資階段,他的“玉石王主題公園計劃”打算尋找專業的團隊,請專家論證,同時希望在這一項目上能得到政府的更多扶持。

  北青報記者聯繫上寬甸滿族自治縣政府,一名工作人員告訴北青報記者,企業方計劃圍繞這塊玉石打造一個玉石產業園,從2016年開始招商引資,但因為“需要大量資金”等因素,“一直沒談成。”這名工作人員表示,當地政府在前期為玉石也做過宣傳,下一步考慮向上級部門探討有無專項支持,“如果招商引資成功,我們政府支持辦產業園。”

  (來源:北京青年報)
熱門遊戲動漫情報
Qoos小遊戲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