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Qoos > 科技 > IT 新聞
IT 新聞

外媒:安卓系統能偷錄你打電話

  中評社北京2月20日電/西班牙《趣味》月刊10月號發表題為《產生於互聯網的間諜》一文。文章稱,在社交網絡和生活在其中的大批好友展現的可愛面孔背後,隱藏著一個陰暗面:科技企業能夠很輕易地控制人們的生活並用個人數據做生意,人們是不是無法逃脫?

  2016年3月15日,美國密蘇裡州公民溫斯頓·史密斯起訴臉書公司侵犯其個人隱私,並將其在網上對肺癌相關信息的搜索內容出售給第三方。同時他還起訴了多家醫療機構,如美國癌症協會和腫瘤協會。技術間諜十分普通,臉書公司系統性地將技術間諜變作了身邊常見的事物。借助自動安裝在電腦中的Tracking Cookies,社交網絡就可以掌握用戶的大量數據:瀏覽過的網頁和搜索過的內容等等。有意思的是,這位現實版的吉呵德先生自稱是喬治·奧威爾的小說《1984》中的主角。這部小說描繪了一幅全世界公民都遭到“老大哥”監視的場景。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想用搜索引擎和免費電子郵箱嗎?想和朋友們在網上聊天,並互傳各種信息而不花一分錢嗎?可以啊,這些都能給你,但你得為此付出代價。比如出賣你的生活。如果不想這樣,你就必須在網上隱姓埋名了,而且你還不能買智能手機,也不能註冊任何免費的互聯網服務。

  現在你該明白為什麼臉書會花218億美元收購Whatsapp了吧?這家公司只有三十幾名員工,其產品就是一款免費的手機應用軟件,而且還沒有廣告。因為有了Whatsapp,臉書公司就能確保進入超過6億部手機及其內部數據。用戶在註冊成為臉書用戶時已經默認臉書可以保存自己的一切信息和資料。扎克伯格——一位不善於與他人交往的人卻創建了全世界最受歡迎的社交網站。他曾說過,他的公司就是一間明亮的學生宿舍,在這裡無論你去哪都可以看到你的朋友們。然而他並沒有提到的是,你也會受到監控,你所做的事情會被出售。就因為你在網上的一舉一動,它們才能了解你,這一點已經被承認,因為電子設備上都安裝了跟蹤系統。間諜的武器已經不是微型麥克風,也不是監控攝像頭,而是記錄了你的在線生活的“Tracking Cookies”。

  臉書並非唯一這麼幹的公司。2010年,谷歌首席執行官埃裡克·施密特曾經誇耀,谷歌能夠實時了解你的位置和正在做什麼。但其實無論是施密特,還是扎克伯格,都並非第一位提出“奧威爾式”監控計劃的人。1985年,東德國家安全部負責人埃裡希·米爾克在領導人埃裡希·昂納克的命令下,建立了一個專門監視東德1600萬公民的監控網絡。東德國家安全部搜集法院、銀行、保險、郵局、醫院、電視廣播和圖書館的數據,綜合其已經掌握的數據,米爾克就能知道每一位東德公民的基本信息,甚至還包括你正在讀哪本書,你正在看的醫生,你和誰經常來往等。這種做法的最終結果就是創造出一種“玻璃人”,這種人生活在一個一切都受到政府監控的國家中,哪怕是個人生活。柏林墻倒塌斷送了這個被稱為“存儲數據規範化使用”的計劃,但是幾十年後這一想法卻被谷歌、臉書和其他大數據企業付諸實踐,而且是在全球範圍內。
 
 
  目標並非區區幾百萬人,而是數億人。不需要向信息提供者支付一分錢,也沒有間諜的存在,因為根本不需要。信息提供者會心甘情願地掏出信息,谷歌的創始人之一謝爾蓋·米哈伊洛維奇·布林因此而積累了260億美元的財富。如果說當年的東德國家安全部監視的是東德人,那麼谷歌的目標就是全體消費者。

  這個時代最大的諷刺是,雖然每個人都想要精心維護個人隱私,但自己卻通過互聯網把隱私拱手送於其他人,使得一些人憑借這些信息賺得了數百億美元。當這些大企業宣稱它們閱讀別人的工作郵件是合法的時候,很多人都感到憤怒,但在2014年谷歌公司在其用戶使用條款中加入了這樣一句話時,卻沒有哪位GMAIL的用戶表示過抗議:我們的系統會自動分析您的電子郵件的內容。這種分析發生在發送、接收和儲存郵件的時候。谷歌當然會說這麼做是為了完善產品功能。但是誰來對谷歌、臉書、INSTAGRAM和Whatsapp收集個人數據加以監控?誰來監管監控者?
信息安全和密碼專家布魯斯·施奈爾十分明確地指出:“監控就是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大數據企業像雨後春笋般湧現並非偶然。

  通過智能手機的安卓操作系統,谷歌在干涉他人生活方面更近了一步。拋開智能手機普通用戶根本無法删除手機中的各種自帶應用不說,谷歌又一次利用後門程序進入了數億安卓手機用戶的手機,複制安全數據和密碼,將其上載到雲端。隱藏在這背後的秘密是通過安卓系統,谷歌已經讀取了你的WiFi密碼。

  2014年,美國《廣告時代》周刊披露大型技術企業正在努力尋找技術解決方案,以便監控你用手機或電腦都做了什麼。這就是商機所在。手機廣告平台Adaptly的首席執行官肖恩·奧尼爾指出:“今天的通用ID就是你的臉書登陸ID。毫不誇張地說,如何跟蹤用戶這一挑戰已經在悄無聲息中解決了。”也是在2014年,臉書公司推出了一個新的平台Atlas,專門向廣告商提供用戶數據,以便讓它們在其他門戶網站和移動設備上有針對性地投放廣告。

  谷歌也投入32億美元收購內斯特恒溫器公司,該公司專門生產煙霧感應器、戶外安全攝像頭、溫控器和所有借助WiFi控制的設備。通過這一收購,谷歌公司得以了解了很多美國人的生活習慣。谷歌為移動設備設計的安卓系統也確實能在任何時候錄下你打電話的聲音和視頻,而且絲毫不被你察覺。

  美國南佛羅裡達大學社會傳播學教授凱莉·伯恩斯做過一個試驗:開啟臉書中的話筒功能,談論想要駕駛者吉普車在非洲徒步旅行的想法。短短一分鐘之後,網絡就向她發送了一條3個小時前其他用戶上傳的有關非洲徒步旅行的信息,同時還有吉普車的廣告。如果臉書能做到這一點,想想看Whatsapp會做到何等程度?但是,臉書公司的高層也很聰明,他們並不想把你的名字與任何“老大哥”或無所不在的品牌聯繫在一起。扎克伯格曾經對《紐約時報》指出,臉書的未來就是不再談論臉書。或者說,他們日後推出的產品就是讓用戶感覺不到身處的環境,在你全然不知的情況下對你進行監控。

  報道稱,谷歌和臉書等公司並不隱瞞它們靠出賣用戶生活隱私和消費習慣賺錢的事實,因此這些技術間諜們對情報機構來說價值連城。

  2007年,美國國家安全局推出了名為“棱鏡”的計劃,專門搜集公民個人數據。該計劃98%的信息來源於雅虎、谷歌和微軟等公司。雖然這些企業否認讓國家安全局進入了它們的數據庫,但是又有誰會相信呢?記者安德魯·基恩在其《互聯網並非答案》一書中寫道:“像谷歌一樣的大數據企業和國家安全局之間的這種聯盟才是最該讓我們感到恐懼的。”

  喬治·奧威爾無論如何也想象不到,他筆下無所不能的“老大哥”就是情報機構與大型私人科技企業之間一紙協議造就的產物。

  (來源:參考消息網)
熱門遊戲動漫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