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Qoos > 科技 > 武器裝備
武器裝備

中國新無人機險墜毀 操控員“違規操作”救機

中國陸軍無人機發射。
  中評社北京4月18日電/儘管夜幕下的賀蘭山古戰場涼風襲人,隊長李旭東卻急得滿頭大汗。

  中國軍網報道,5分鐘前,執行偵察任務的無人機受到干擾,突然失去信號。“失聯”的無人機,可不是什麼航模玩具。它剛列裝部隊不久,集多種“高精尖”技術於一身,非常寶貴。

  “如果處置不當,隨時可能墜毀。這麼一個大家夥,要是砸到居民區……”李旭東越想越急、越急越怕,心就像這隱入夜空的無人機沒有著落。此時,手握無人機操縱搖杆的飛控師、上士魯少雄卻不急不緩,跟個沒事人似的。沒時間了,李旭東思慮再三還是決定“棄車保帥”,“趁飛機飛得不遠,趕快迫降。”

  “不能迫降,得讓飛機飛回來!”說話時,魯少雄連頭都沒回。這讓李旭東有些惱火,“再不迫降,出了事故誰負責?”

  “我負責!”李旭東被噎得說不出話來,想過去阻止他,又怕干擾他操作,只能憤憤地罵道:“你個憨熊,真把無人機當航模了!”

  只見魯少雄仍舊坐得穩穩當當,他肉嘟嘟的圓臉,粗黑的眼鏡框,和有條不紊的動作、警惕的眼神形成很大反差,給人一種不顧一切、執拗的憨勁兒。

  魯少雄今年30歲,是一名直招士官,他入伍前在西安某航空大學學習殲擊機修理專業,畢業前夕恰逢部隊來校直招相關專業的士官並承諾按專業分配崗位。他當時一聽就樂了,扔下某軍工企業的招聘表,當即簽下入伍申請書。

  新兵下連後,一次專業理論考核,魯少雄排名靠後。班長開玩笑地說,“你要是能把教材都背會,准能合格。”沒想到他還真當真了,每天晚上點燈熬油抄教材、背教材。一個月下來,儘管教材沒背完,但專業理論考核卻拿了一個100分。
 
中國陸軍無人機發射升空。
 
  那以後,戰友們私底下都直呼魯少雄“憨熊”。他聽了也不惱,有時嘿嘿一笑分辯幾句,“我就覺得,做了總比不做好。”

  都說笨鳥先飛早入林,但誰能想到這只“笨鳥”還能飛上全軍的舞台。那年,國內某新型偵察較射無人機首批列裝部隊,全軍組織操作骨幹培訓,魯少雄有幸成了其中一名飛行控制師。

  新型無人機首次實飛,魯少雄難掩心中激動。起飛、航行都很順利,可就在回收時卻意外陡生,無人機開傘後一陣“凌亂”,偏離了預定降落點100多米。

  “如果根據當時的飛行參數,判斷出空中風速風向,提前開傘1秒種,就更完美了。”儘管出了點“小插曲”,但專家組還是對這次實飛給予了肯定。

  “還是我做得不夠好。”說者無意,聽者有心,誰知魯少雄又犯起了憨勁兒。之後,他每天揣上幾個饅頭就往機庫裡鑽,對著裝備電路圖、拿著操作說明書,反覆學習研究,一待就到深夜。胖乎乎的身體每天在指揮艙上爬上爬下,渾身上下都是一股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勁兒。

  “大馬力爬升!”“點火!”一陣煙火彌漫中,無人機像一支利箭刺向天空。又一次無人機實飛,當天風力達到了它的最大抗風力。只見無人機搖搖擺擺、忽上忽下,偏離了預定航向。魯少雄只能用手動來控制航向。在返航回收時,發動機按照流程停車後,由於風速太大,被吹離了預定開傘區。

  “我哪管得了這個流程、那個規定,以當時的飛行狀態,如果晚開傘1秒,飛機就跑沒影兒了,我就提前發送了開傘指令。”
 
中國陸軍無人機操作員魯少雄。
 
  最後,無人機停在距山腳40米的地方。魯少雄的“違規操作”挽救了無人機,也贏得了現場領導的熱烈掌聲。

  無人機飛行不可控因素太多,“戰機”轉瞬即逝,有時候還真得這股不管不顧的憨勁兒。一次遂行偵察任務中,起飛點艶陽高照,目標區卻陰雲密布。飛到半途,無人機發動機轉速驟降,眼瞅著就要停車、墜機。關鍵時刻,魯少雄連續幾個大馬力指令發送出去,迅速將無人機“拽”了回來。

  這時,隊長李旭東才注意到他渾身都汗透了,“好家夥,你這頭憨熊倒是機警得很嘛。”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顯示面板上一組組數字、一串串指標不停翻滾著,可電子地圖上的“無人機”卻早無蹤影。

  “回來了!”“什麼回來了?”還沒等大家回過神來,魯少雄一個熊撲跳出指揮艙艙門,抓起車外操縱器就朝著一處空曠地方跑去。

  “噠噠噠…”一陣馬達的轟鳴聲由遠及近傳來,紅色的夜航燈一閃一閃也漸漸清晰。李旭東這才明白,原來剛才魯少雄憑著一堆眼花繚亂的參數判定出了無人機的概略方位,一直操控著無人機“回家”。等離得近些,再通過聲音和肉眼來指揮無人機降落。

  無人機安全著陸了,李旭東的心也放了下來,他拍著魯少雄厚實的脊背,“你呀你,還真是明明一個牛人,卻天生一副‘熊’樣……”
 
中國陸軍無人機操作員魯少雄。
 
熱門遊戲動漫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