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Qoos > 科技 > 遊戲快報
遊戲快報

由PSP破解談到中國伸手黨式網民的心理

如果仔細說起PSP為什麼會在中國流行,大概可以列出不下一千種理由。 可千言萬語說到歸齊,沒有破解的PSP肯定無法成為影音遊戲通吃的裝X利器,也不會在街頭巷尾地鐵公交裡成為裝機量第一的掌上設備。 稍微對PSP熟悉一點的人可能都知道,PSP在2000型之前的時代有著各種美好,所有的自製軟件

和破解都暢通無阻。 後來SONY的CEO來了一趟中國,看到比日本專賣店規模還大的水貨電玩批發之後就回去痛下決心,徹底整改PSP的主板構架,愣是把這機器的破解漏洞給堵上了。 導致PSP3000型苦等半年多才等到一個軟件漏洞破解。 隨後就是硬件廠商和破解黑客們之間的戰鬥,你升級固件,我升級自製軟件,你來我往不亦樂乎。


讓時間回撥到一年前,2010年1月最後兩天,SQUARE ENIX的PSP大作《王國之心夢中誕生》發售,這個使用了新升級文件的遊戲讓所有拿著PSP等破解的玩家傻了眼。 遊戲的特殊構造讓目前的自製系統無法運行ISO文件。 此時最早開發破解固件M33的大神Dark Alex早已退隱,百分之九十九的玩家都在使用GEN小組的自製系統。


所有人都希望能有人出現破解掉這個遊戲,讓自己能玩到最新最快的PSP新作​​。

實現這個願望的並不是國外黑客,而是一名國內的自製軟件製作者。 在這之前我們用盜版的時候雖然總​​不忘自誇一句我國人民勤勞勇敢什麼的,但其實心裡都明白, 大部分破解高手集中在德國和俄羅斯,歷代遊戲主機的破解都跟國人沒有半毛錢關係。 只是我們寧願相信群眾的力量無窮大,相信茫茫人海中總會有人站出來解決這個問題——反正肯定不是搖旗吶喊的自己就行。

這個人的ID已經不用複述,在高調開貼聲稱自己要破解《王國之心夢中誕生》後,他的帖子點擊率和回复都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 有的人認為他是譁眾取寵,有的人從PSP遊戲文件構成分析這件事兒的難度,也有人更直接地冷嘲熱諷……然後在大約一周後,他放出了在遊戲中開啟金手指軟件的截圖,遊戲破解成功。

十天后,他放出了破解傻瓜包。

幾週後,他放出了可以直接玩更高版本系統下游戲的自製固件。

於是所有的質疑和諷刺都化作此起彼伏的讚揚,他的帖子被標紅,他的破解讓外國玩家也不遠萬里過來註冊,他的名聲傳遍了世界,他的ID被尊稱為大神,就像曾經帶給PSP破解最佳思路的Dadk Alex一樣。

只是很少有人能記得,DA在沒有開發M33後續固件後,論壇上那些質疑和嘲諷的聲音,甚至有人跑到DA的國外官方論壇上叫罵。 那些帖子和言論隨著時間沉入系統深處,卻沒能沉澱出伸手黨們平靜的心態。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這位曾經被稱為國人驕傲的“大神”,在成功開發出兩代自製固件,破解掉許多新遊戲之後,也遭遇了相似的一幕。

是個玩PSP的都知道《怪物獵人3P》要在2010年的12月1日發售,既是為了紀念《怪物獵人》系列週年慶,也是為了讓軟件商的年度財報好看一些。 對於這款在中國和日本都有著極高人氣的遊戲,每個粉絲都熱切期盼著。

在《怪物獵人3P》發售前一周,“大神”發帖表示破解毫無壓力。 目前自製固件無法運行該遊戲,但他可以通過一些改進搞定一切。

接下來的精彩,超過​​的最初所有人的想像。



“大神”有一個習慣,必須等到遊戲發售一周後公佈銷量才發布破解。 《怪物獵人3P》偷跑數日,各大論壇上憋著等下載的人數概超過了六位,帖子裡各種慘嚎和胡言亂語不計其數。 不負眾望的“大神”用數小時即完成了《怪物獵人P3》的破解,隨後宣布可以先給各大漢化組,以便漢化組能夠盡快讓大家玩到漢化遊戲。

事實證明,這個世界上最美好的只有願望。 當時得知“大神”已經破解了《怪物獵人3P》的伸手黨們本已躁動不安,有人說這搞破解的在裝X,有人說他是為了賺取眼球和點擊率,當然還有更難聽的,總之人性的各種精彩就在這一刻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在變了味的網絡喧囂中,這個故事忽然急轉直下。

“大神”私下給出的破解補丁被自己熟悉的一位論壇版主洩露出去了,於是大部分支持的聲音瞬間變成了聲討——憑什麼你能給他卻不給我們玩? 更有甚者,人肉出了“大神”的個人信息要發佈出去。 威脅到了現實生活的“大神”惟有選擇退出PSP破解界,從此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在離開網絡之前,他發布了還在完善中的新自製固件,並留下了無奈的留言——“看在我讓你們玩了這麼多新遊戲的份上,讓我安靜的離開吧。”

當國外PSP破解黑客得知這位東方同行退出之後,幾乎在第一時間發表了遺憾的聲明,甚至他們也承認這同道中人才是“有史以來最好的PSP破解黑客”。 但這一切已無法挽回,《怪物獵人3P》破解了,而付出這樣代價是任何人都始料未及的。

廣告商人繼續賣UMD,該玩盜版的繼續玩盜版,BBS上的管理員在打掃過論壇之後,關於這件事前前後後的就算是結束了,一切都如未曾發生。 可誰也不知道下一個破解PSP新遊戲的人在哪裡,誰也不知道下一次又有誰要遭受網絡冷暴力。 一個一個漢化組成立又解散,一次又一次的攻訐和辱罵。 有時候那些繼續堅持互聯網共享精神的人們也忍不住要問一句。

大爺們,你們到底想怎樣?

從來就沒溫暖過

我國玩家的尷尬早已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這樣一個不允許電子遊戲機成為進口商品的國家裡想要玩遊戲需要付出很多曲折的代價。 面對沒有官方中文版和遊戲首發必然不會到貨的環境,網絡共享發布和漢化一直是遊戲圈最受關注的兩個群體。 而我們通常會把那些下載免費遊戲的人稱為伸手黨——這沒什麼侮辱的意思,就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大多數玩家付出的無非就是下載的時間和點幾下鼠標而已,他們可能未曾想過別人付出什麼樣的艱辛。
最容易受到詬病的當然還是漢化組,遊戲的漢化組和影視作品字幕組還不太一樣。 一般來說一個遊戲的漢化過程都漫長又痛苦,除非特別有愛也沒什麼人會去做這件事。 遺憾的是就算這麼單純的工作,一樣有人不斷表現出各種大爺丰采。

“《XXX》的漢化怎麼還沒開始?漢化組的人都.去了嗎?”
“你們說要漢化《XXXX》都已經快四個月了,怎麼還沒有截圖放出!”
“垃圾,這漢化也太垃圾了!”
“為什麼沒有人漢化《XX》,趕快來人開坑啊!”
…………



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漢化組面對外人詢問工作進度時態度不怎麼好的主要原因——大家只是在網絡上做白工而已,忽然憑空多出這麼多視察工作的.,誰的心情也不會太好。 而且大多數不顧別人感受胡言亂語的人反倒不會認真去體驗別人的漢化作品,他們這麼做通常只是因為網絡上問句話沒有成本而已,就像他們下載那些別人放出的遊戲和漢化補丁那樣。 在這間或裡即使有許多真摯的感謝,也被淹沒在各種責問之中了。 很多人可能一輩子都沒怎麼被人尊重過,因此也不懂得怎樣尊重別人。

這樣的無理取鬧導致大多數漢化組行事低調,哪怕發布新版本漢化補丁也戰戰兢兢,生怕惹惱了大爺們招來不知道多少叫罵和噴貼。 不管是錯字、延期還是有了死機BUG,總免不了要被人噴上一番。 以至於後來許多搞漢化的都是做一票就走,搞完項目就宣布解散,免得被人整個團隊一起噴。

有的人說反正漢化組那麼多,噴跑幾個心理素質差的,還會有人繼續幹這個活兒。 可這幫人不知道破解領域就那麼幾個能人,有人跑去DA的論壇噴他,有人在GEN小組的留言板上刷屏,也有人各種噴國內破解的大神……這些人絕大多數是因為被他們噴的人才玩到的新遊戲,他們很容易就忘記了這一點,正如他們希望別人善待自己,但自己完全不懂如何善待別人。

我們的社會怎麼了

常聽人說起說一個道理:那就是你對某個人好,就得一直好下去,只要有一次不夠好,以前所做的各種努力可能都會付之東流。 說這話的人肯定對人性有相當程度的了解,他也一定經歷過什麼慘痛的教訓。

在很多時候,做破解也好,做軟件共享也好,或者搞漢化也好,都面臨這樣一種窘境。 你做得好就是幾聲讚揚,你做不好了馬上質疑謾罵狼煙四起。 這就好比許多軟件常年免費,忽然有一天收錢了,我們憤怒又失望地罵了一萬句,這才記起來,按照這個世界的規矩其實本來就該收錢。 只是我們享受了太多優待,把這優待當成了常態。

其實沒有什麼事是真正應該的。 比如幾年前有個台灣人宣布獨立漢化《皇家騎士團2》的SFC版,但不外流。 唯一要求就是申請漢化補丁的人答應不要外洩,同時附上自己手中正版《皇家騎士團2》卡帶的照片三張。 這要求其實不算過分,也比較符合台灣玩家尊重正版的習慣。 遺憾的是國內大部分玩家並沒有SFC的卡帶, 移植版的PS和SS的正版光盤更不用說了。


於是覺得無望拿到補丁的玩家紛紛登陸那個人所在的論壇,各種破口大罵,極盡詆毀之能事。 當然罵完人家照例是不給補丁的,只是那些留言讓彼岸的玩家又低看了內地玩家一次。

大概所有人都能記得那些漢化、字幕還和共享軟件上都會標明是以研究和學習為目的,並不是用於商業用途,請於24小時內刪除等等。 這些字眼本身就已經是闡述互聯網共享的基本態度,一切都應該以發布者的決定為主,因為我們只是些伸手黨。 可偏偏有人就是想當發布者的主人,冀望於罵幾句之後改變別人的意見。 沒錯他們是改變了,他們讓更多的人學會了珍惜生命,遠離破解和漢化。

其實這種事遠遠不止發生在遊戲圈,筆者一個朋友家境不錯,為人又古道熱心,開了一家桌遊店。 經常有人電腦壞了打電話問他該怎麼辦,他說如果是小問題你就直接拿來修吧。 那邊的人就問要多少錢,他說一般情況下不會收錢。 然後電話那邊的人往往沉吟片刻,說好吧我再想想就掛了電話。 這位朋友就不太明白,免費修電腦什麼的為什麼會讓人那麼猶豫。 後來經旁人之口才知道,原來很多人已經不相信有素不相識的人可以免費幫別人忙這種事發生了,在他們看來這個社會上的每一次舉手之勞都要明碼標價,否則就有更深的陰謀。



我想這也是很多人面對破解、漢化和遊戲共享發布等情況時的內心真實寫照。 對於社會大環境的懷疑,對於他人目的的揣測和出於自身的不成熟造就了眾多的網絡噴子,在一個不必擔心責任問題的地方指責別人的確是一件爽快的事。 更重要的是網絡冷暴力所造成的後果往往難以追查,畢竟法不責眾,犯錯的是一批人而不是一個人。 這個責任無法落實到誰頭上去。

我們所嚮往的自由

自由宣言裡對自由的定義是“在不傷害別人的前提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確的”。 遺憾的是很少有人在發表自己看法時能夠想起這句定義。 在網絡這個目前最開放的平台上,許多人努力尋求自由,卻藉著自由之名做著無盡傷害他人的事。 這就像往往我們渴望公平,又希望自己擁有並利用那些不公平的力量;我們渴望尊重,卻總在話裡話外表現出對他人的不尊重;我們渴望得到而很​​少付出,卻總在抱怨別人付出的太少……我們所做的一切,並不是自由,只是在扼殺自由所帶來的種種可能而已。

我們對互聯網最大的貢獻,不過是我們每個人都是一個普通用戶而已。 而我們如果還想讓這個世界更繁​​榮快樂一些,對別人的肯定和寬容是不是更重要呢? 文章開頭提到的那位在國內被稱為“大神”的網友在《寄生前夜第三次生日》破解遇到瓶頸後又一次出現,玩家們又一次玩到了最新的免費遊戲。 經過失去再度擁有,讓很多人的改變了自己的言論。 這不禁讓我想起當Dark Alex宣布自己退出破解界不再研發自製系統的時候,在中文論壇裡看到那許多叫囂著“DA大神已經不行了”,“快滾吧,那麼久都不更新系統”的聲音。 在這些Dark Alex看不懂的中文帖子裡,我小心翼翼地寫上“感謝你這麼多年來的辛勤工作,讓我們玩到了那麼多好遊戲”這樣一句話。 今天我在這裡又一次說出來,覺得這樣的話每一個字都沒有錯,並認為這才是對互聯網共享精神最大的尊重。
熱門遊戲動漫情報